万博全站端app
新闻详情

记单词的故事

记单词的故事

丁桃红

濮阳地处豫北,地理位置较偏,是不通火车的少数市县之一,出入全靠汽车。如果不是中原油田,很多人可能都不知道濮阳在哪里。

1988年9月份,我带的第一届学生刚开始学习26个英语字母的时候,学生怎么都记不住生词的读音。当地农村小学没有开设英语课,学生是零基础,有好多学生上初中之前都没有见过英语字母,更别说字符的读法和语法了。为减轻学生的识记负担,我自创了好多土法子,我让学生把汉字写在字母的旁边,提示读音。比如学习生词“good”,就在生词旁边写上“姑的”;学“How  are  you?”就在句子旁边写上“好啊有”。一段时间后,学生记忆的效果明显好转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开始推广自己的这个小经验。让学生在教室的后黑板上用这种方式把一单元的生词“注音”全标注出来,还编了一些顺口溜,如“mather妈,father爸,姐姐妹妹sither……”,学生学起来激趣高涨,兴致连连,我也自鸣得意,创意迸发。

有一天,业务校长检查早读时,发现了教室后墙上的“汉语翻译”,马上叫停,并让我给予及时的纠正,这让我感觉非常尴尬。“我在创新自己的教学方法,用别人想不到的方法进行尝试,何况学生记得很快。”我思想上一时转不过来这个弯。心情一下滑落到了深渊。

业务校长开导我说:“你的方法能顶一时,但不能满足学生长远的学习需求,甚至还会抑制学生的发展。”

教学两年后,教材的结构有了很大的改变。音标教学打了先锋,这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学生“硬记”的难题,教学方法也开放了许多,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的教学行为自如了许多。脑子里的死弯也扭转过来了。

这段经历给我的启示是:教学活动不能随心所欲、随意为之,应该遵循教学自身的规律。单凭热情的蛮干不是敬业,更不能助推业务的成长。